藝術, 藝術美學

原來是回眸鸚鵡啊,我還以為是紙雕呢──南美洲藝術家打造繽紛百鳥園

近來,被列為全球瀕危、僅剩百隻的「神話之鳥」黑?#26044;?#40179;頭燕鷗,現身高屏溪出海口,讓鳥友相偕帶著大砲去朝聖。如果哥倫比亞藝術家Diana Beltran Herrera在台灣,或許不一定會跟著去看,但可能會把牠「做出來」。

多年以來,Herrera以紙雕表達她對鳥類的癡迷,將那些美麗的羽翼形體,以不同的材質化作另一種真實。她那些栩栩如生、形狀尺寸各異的鳥類紙雕作品,都源?#36896;?#22823;量的研究。「我花了很多時間蒐集同種鳥的不同姿態面向,」Herrera 跟My Modern Met說,「然後我會再找到正確的尺寸。」

為了提高相似度,鳥的顏色也是藝術家很著重的部分,於是她?#19981;?#20102;不少時間,去尋找正確色調的紙張。加總起來,要做一隻鳥,她需要一周的研究時間。?#39640;@不是看著一張照片,然後就能抓著剪刀開始剪紙,」她說,「我做了很多規劃,半數時間都花在去得到這些材料和找到對的尺寸。」

做完研究後,Herrera就會開始創作。她會先用和做羽毛同樣的紙,做出個支架。她回憶道,當她開?#21152;?#32025;張創作,我正在發展出一種很結構的東西,我曾用很多紙條來切割、黏貼成型,」她堅持著這種方法,如今,當她要做個立體作品時,就會這麼做。「我發現它非常靈活,幾乎任何形狀都可以用紙製作。」

Herrera已經做了很多鳥類紙雕,但還有許多種類想去完成。「我想做很普通的鳥類,像海鷗、鴿子之類的,」她說,?#39640;@些是我每天都能看到的、遭受侵擾的鳥。我看見它們的美,並且對於已經習慣在人造環境生活的它們,感到非常抱歉。」雖然滿載悵惘,她仍享受著研究這些常見的生物,並且給予尊重。「它們是很聰明的。」她這麼說。

作者/Sara Barnes

圖文來源/My Modern MetDiana Beltran Herrera

  • 買藝術、玩設計、聽課程,成為<瘋設計會員>,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!
  • 想追蹤更多設計、藝術與生活類報導?加入<line好友>,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!